圖片集
藝術充權教室-雄仔叔叔:精神病復元人士的故事

這一晚,真的來了超過一百位觀眾,CCCD藝術充權教室第一次坐得滿滿當當。雄仔叔叔摸摸頭頂的帽子說起關於藤椅、頭髮和父親,而引出Erica小時候屋企的故事,那舊時香港街頭溫暖的社群關係;Erica又講起自己生命的轉折、生活的起伏,心酸感動歷歷在目;性格完全不同的嘉如則緩緩述說自己曾經的焦慮、幻覺以及自己如何走出來,言詞簡潔卻有著動人的幽默,他們以故事交換出各自的生活感觸,帶來生命與生命的連繫。亦有聽者帶來自己的故事與困惑,比如終於有人問到底充權是充什麼權。只聽得Erica堅定清楚地回答,充權是自己決定自己想要什麼,而不是遵循他人的安排或看法。當曾經走到絕望的一邊,死而後生的人如此講述自己的故事,直教人感動。 Erica和嘉如都提到講故事在他們重新整理自己生活感受時帶來特別的影響,更有葵涌醫院的職業治療師劉嘉誠先生回憶起曾經有一位精神病復元人士說到在與雄仔叔叔充滿故事的對話中令自己打開了一些一直未放開的心結。那麼故事中到底有什麼是重要的呢?雄仔叔叔說了幾個故事中,亦真亦假亦幻卻滿滿的都是真誠。